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恩怨消(1 / 2)

两日后的中午,周书仁在户部接到了消息,梁王走了,据说走的很平静还带着笑。

周书仁放下手里的毛笔,心里复杂,梁王就这么走了,没有后顾之忧的走了。

邱延唏嘘,“昨日就听说不好了,太上皇还留在了梁王府,也不知道太上皇如何了?”

周书仁心道,一定伤心呢,死了儿子啊!

梁王去世的消息传遍了京城,梁王府已经一片白,早早预备了丧葬,梁王府并没有乱。

周书仁听说了很多的消息,比如梁王早早准备了陪葬,时刻为自己后世做准备。

下衙门的时候,竹兰知道的消息更多,“太上皇还在梁王府。”

周书仁,“梁王走的时候一定和太上皇说了什么。”

竹兰道:“明日去梁王府。”

“嗯,我们一起去。”

竹兰压低声音,“今日太子去了梁王府,现在也没离开。”

“太子为的是太上皇,深怕太上皇有意外。”

竹兰指了指天,“不知道公里的有什么感触。”

周书仁换好衣服,“与我们没关系,最近都低调吧。”

最近京城都会安静,太上皇的态度让人不敢放肆,谁知道太上皇会不会为了梁王发怒。

次日早饭后,竹兰和周书仁一同去的梁王府,李氏和周老大跟在身后。

梁王府一直紧闭的大门,现在大开着,门口停了许多的马车,全因太上皇的太多,以前都避之不及,现在纷纷登门。

周书仁扶着妻子进门,梁王府满院子的白让人压抑,离的很远都能听到哭声,一声声的哭泣,让整个王府更压抑了。

对于周书仁和竹兰二人,他们第一次参加王爷级别的葬礼,却没了看戏的心情。

到了灵堂,周书仁一眼看到了坐着的太上皇,太上皇身后站着太子。

梁王世子迎上来,“周侯,老夫人请。”

周书仁看着梁王世子,少年眼睛红肿,身上的悲伤要实质了一般,可见梁王父子二人的感情多好,“节哀。”

梁王世子再次请,随后退到一边。

周书仁看着棺椁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人死了带走了一切。

等周书仁给身后人让位置,就被太上皇叫了过去,“陪朕走走。”

周书仁看了一眼太子,太子并没有跟着,对太子点点头,跟着太上皇离开。

太上皇没往园子里走,而是往王府外走,出了王府坐上马车,一路去了培育良种的地方,太上皇示意周书仁坐,随后就是沉默。

周书仁没吭声,这个时候的太上皇并不需要安慰,大风大浪过来的太上皇,昨日没听说太上皇悲痛晕厥的消息,说明太上皇已经平稳了情绪。

两刻钟的时间,太上皇才开口,“儿子多了不好。”

周书仁心道,那是皇家儿子多了不好。

太上皇继续道:“老四死了,其实死了好。”

周书仁头都没抬,这也就太上皇自己能说,别人说试试!

中午,宁州府衙,玉宜下了马车一眼就看到了爹娘,刚站稳就跑过去,礼仪也不管了,“爹,娘。”

她离开爹娘的时间最久,她太想爹娘了。

董氏抱住大闺女,抬手摸着闺女的脸,闺女长大了,眼眶红红的,“好,好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