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游戏竞技 > 天唐锦绣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战火重燃(2 / 2)

“追随大帅,死不旋踵!”

众将齐齐起身,而后单膝跪地,异口同声群情激奋。

*****

承天门外,皇城内原门下外省官衙的废墟之上,长孙无忌顶盔贯甲、一身戎装,策骑立于马上,凝望着面前如火如荼、硝烟弥漫的战场。

这是攸关生死的一战,他没有如以往那般坐镇延寿坊居中指挥,而是拖着伤腿、忍着病痛,亲自压阵督战,誓要一战功成反转战局,为关陇门阀打出一片广阔天空。

关陇军队在他面前犹如潮水一般涌向承天、长乐、永安等城门,云梯架起,密密麻麻的兵卒冒着城头守军的箭矢枪弹滚木礌石发起冲锋,不断有人自云梯惨叫着坠下,很快城下便尸横遍地。

长孙无忌知道自己若论起战术战略远不是李靖的对手,所以他的策略便是“一力降十会”,集结全部力量毕其功于一役,根本不留后手,要么攻下承天门一线,要么所有关陇军队尽没于此,没有一丝一毫的余地,不给李靖辗转腾挪发挥战术优势的机会。

承天门在此前战斗当中已经炸毁,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,但守军依旧居高临下死战不退。

甫一开战,便迅速进入白热化。

关陇军队固然人数更多、准备更加充分,但东宫六率早有防备,一时之间任凭关陇军队发起潮水一般的攻势,犹如惊涛拍岸天崩地裂,东宫六率却依旧死守城墙一线,屹立不倒。

长孙无忌坐在马背上,凝眉看着前方火光冲天的战场,轻叹一声对身边的宇文士及道:“当初未能攻陷铸造局缴获其库房内的火器,此乃最大之疏漏,堪称左右战局之节点。”

宇文士及面色凝重,深以为然。

当时关陇门阀并未认识到铸造局的重要性,只是想着将其攻陷,以免库存巨大的火器落入东宫之手,导致关陇将士徒增伤亡。所以只是任由外围草草集结的军队予以攻打,并未派遣关陇精锐。

结果久攻不下,给了书院学子增援铸造局的机会,最后甚至一把火炸了库房,使得无数关陇兵卒陪葬……

到了后来右屯卫依托火炮之威屡次击溃关陇军队,更将柴哲威的左屯卫与李元景的皇室军队打得丢盔弃甲、溃不成军,关陇这边才终于意识到火器之威,足以左右一场战争之胜负。

另一边的令狐德棻捋着胡子,感慨道:“房俊此子,天纵奇才!”

一手发明火药、研发火器,进而整编军队大量装备火器的房俊,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战争的模式。以往纵横无敌的骑兵部队,如今面对火器之时亦要小心翼翼,稍有不慎便被打得丢盔卸甲。

一支装备足够火器的步卒,甚至有可能无敌于天下……

所有的兵书战策,在火器之威面前不仅相形见绌,甚至无用武之地。再是精妙之兵法,再是完美之战略,又怎能挡得住火炮齐射之时毁天灭地之威、怎能挡得住震天雷投掷之时开山裂石之力、怎能挡得住无数火枪三段击之时席卷天地疾风骤雨一般的狂暴?

……

宇文节策骑自远处驰来,到了近前,端坐马上抱拳道:“右屯卫轻骑兵尽出,前出阵地十里,有主动攻击之可能。长孙将军派人前来请示,是否要主动出击?”

长孙无忌摇摇头,沉声道:“告诉长孙嘉庆与宇文陇,不必理会右屯卫的挑衅,稳守阵地,确保右屯卫不能迂回至长安东西两侧攻击吾军后阵即可。”

一旁的宇文士及一愣,忙问道:“若如此,右屯卫岂不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屯驻于附近的门阀私军?”

长孙无忌冷冷道:“此战定要攻陷太极宫,即便付出再多的代价,也在所不惜!”

宇文士及倒吸一口凉气,震撼得有些发懵。

原来长孙无忌知道城外的两支军队不是右屯卫的对手,故意用那些门阀私军去羁绊右屯卫的脚步,使其难以兼顾太极宫战事……几乎可以想见,那些堪称“乌合之众”的门阀私军在装备精良的右屯卫面前,将会如豚犬羔羊一般被恣意屠戮。

太狠了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