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章 不可承受的正义(2 / 2)

李钰嗤笑道:“你这么说,有点像是在否认我们所有人为了突袭至此而付出的努力。哪怕换成是你们最信赖的【黑翼】,恐怕也做不到这份壮举。”

夏一说道:“【黑翼】的确做不到,所以这才是问题所在。为什么乾坤集团用最多的资源培养出的最精锐的战士,还不如你们这些民间武装?”

李钰笑得更讽刺:“这不是废话?如果【黑翼】真能做到这种壮举,你们这些老家伙绝对要找理由把郭守明搞死,换个废物上来。”

夏一沉默了一下,点点头:“的确如此,但一直以来,也正是这份为求稳妥而不惜掐头去尖的做法,才让乾坤集团维持了数千年的稳定。我承认,乾坤集团为了维系自身的运转,为了让1700亿人能过上平稳的生活,付出了过于沉重的代价,以至于这份代价开始越来越沉重的反噬自身。但是,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办法呢?”

老人看向李钰,看向白金九千,看向南无忧,看向绝地学徒,最终目光回到了莫斯提马身上。

“大师,你想要我做的事,其实我自己当然也考虑过。【玄黄血】这个项目,就算不谈善恶,也注定是个无法持久的项目。无论我们如何努力,药剂的效力都越来越差,而为了维系原效果,夏润医药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高。大概从二十年前,我们就已经要频繁借助乾星系以外的技术了,所以【玄黄血】的产销链条上,甚至有着足以牵动整个银河共和国的巨头企业,对了,绝地武士团也曾经参与过相关产品的运输,虽然他们当时并不知情。”

肖恩闻言惊讶地看向师父,却见师父轻轻点了点头,承认此事为真。

“所以,虽然【玄黄血】无法持久,但在它真正走到尽头之前,要将其废除又谈何容易呢?如今【玄黄血】的关联产业从业人员数以百万计,元老议会的核心【密会】的维持也多半依赖【玄黄血】。无论是上层还是底层,【玄黄血】都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要将其割除,无异于持刀割肉。”

话音刚落,庄原瑛就忍不住怒道:“那我们呢?我们就活该被宰割吗?”

夏一反问:“如果乾坤集团真的解放了龙人族,你们会放下仇恨,与人类和平共处吗?”

庄原瑛想起自己在【逐波】内的见闻,想起嘎鲁,不由沉默。

整个【玄黄血】项目里,【逐波】对龙人族的态度无疑是最友好的,但即便如此,那些植根于龙人族内心深处的仇恨,也是溢于言表的。

换了其他龙人,仇恨只会更深,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?

此时李钰则点评道:“把你们这些直接负责人的脑袋砍下来,摆在专门的纪念馆里,让新上任的集团董事在纪念馆前下跪道歉,仇恨至少就能化解一半。”

夏一问道:“那么,你要如何去砍掉那些负责人的脑袋?如何保证接替上位的人不会重蹈旧辙?发动一场内战,让1700亿人卷入战火?只为了……抱歉我或许不该这么说,只为了几十万濒临灭绝的龙人族?因为正义,所以可以不顾一切?如果正义是这么简单的事,我想不需要你们动手,绝地大师自会行动,她只要找个机会将她的所见所闻告知科洛桑,正义自会降临乾星系。”

肖恩闻言不由暗中叹息。

事实上这也是让肖恩一度迟疑不解的问题。

在取得李钰的信任以后,他早就有机会离开乾星系,至少也可以将绝地师徒的遭遇,和他在白银骑士团的见闻汇报给后方。而在离开【兑101】,搭乘到赫特人的走私船上时,他更是有了一次明确的选择机会。

但他并没有那么做,因为他内心深处也很清楚,乾星系需要的并不是雷霆万钧的正义。事实上就连李钰这种无法无天之人,平时都在小心翼翼地限制自己的行为界限。否则以白银骑士团的武力之强,完全可以做更多事,享受更多奢华和放纵。

但是,乾星系究竟需要什么,却是绝地学徒一直没有想明白的问题。同样,这个问题显然也困扰到了其他人。

夏一没有找到答案,所以他依然扮演着丑陋的统治者的角色。李钰没有找到答案,所以他只是蛰伏在荒废区,带领着一群游离于主流之外的浪人经营骑士团。至于南无忧,她作为乾坤集团的既得利益者,恐怕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家族以外的事。

好在,这里一定有人找到了答案。

绝地学徒以无比期待的目光,看向自己的师父。

那个被很多人誉为万能绝地的武士,那个无数次让肖恩惊呼不可思议的绝地大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