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6章 无福消受(1 / 2)

可是,如今换了一种身份,换了一个地方生活,即使心中依然充满了使命感和正义感,但是,心境终究是不同了。

瞧瞧人家一个外国人都懂的道理,怎么轮到自家国人身上反而变得不懂了?

或许,这就是生而为人的本性:贪婪自私,永不知足。

四人小队长中,另外两个人一直处于思考中。

大部分的时间里,他们更像是一个倾听者,内心里充满了犹豫不决,不停地挣扎着,偶尔看一看封时倾的脸色。

其他人的心态亦是如此。

相较于无休止的争论,凡是有些智慧的僵族们更加倾向于封时倾的选择。

再者,还有血族四城派过来的人在旁边守着,说多是错,说少是错,与其祸从口出,不如装装样子,安分守己一点。

他们信任封时倾,也相信封时倾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,并且把事情办的完美且漂亮。

“行了,你们先不用说了,我自有办法。”封时倾的脸色一如平常,板起来,像一块化不开的冰。

他往旁边看了一眼,目光从阳城身上掠过,挥了挥手,示意一众人先去各忙各的。

苏卿卿站在封时倾的身边一直没有走,显然是把自己当成最特殊的一个,是被分开在封时倾的命令之外的。

她总是仰望着封时倾,仿佛永远也看不够,内心里深深地渴望拥有这个男人,不管被如何对待,都不会放弃。

封时倾扫了苏卿卿一眼,话音冰冷,并不暖:“你不回去?”

苏卿卿一愣,俨然没想到封时倾会当着众人的面如此对她,不给一点面子,只好低下头,回着:“我现在不忙。”

其实她在封时倾这里本来也不需要做什么,谁都知道她对于封时倾的意义,因此总是恭恭敬敬地对待着,她的时间非常空闲。

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事情去做,大概就是思念封时倾,等待与封时倾慢慢独处的时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